<sub id="jbmxu"><listing id="jbmxu"></listing></sub>
        <wbr id="jbmxu"></wbr>
      1. <strike id="jbmxu"></strike>

      2. <sub id="jbmxu"></sub>
            1. <nav id="jbmxu"></nav>

              當前位置: 建筑論文發表網_專業的建筑論文投稿平臺 > 建筑材料論文 > 新型建筑材料論文 > 淺論北魏洛陽城的建筑材料與建筑色調

              淺論北魏洛陽城的建筑材料與建筑色調

              來源:未知
               

                摘 要: 北魏洛陽城用以覆蓋房頂的瓦呈現光亮的黑色褐色, 出現蓮花圖紋。瓦當呈現同樣的光亮的顏色, 圖紋呈獸首與蓮花, 蓮花紋瓦當普遍使用。宮城城墻以及高貴建筑物墻體涂抹白灰朱粉為裝飾。洛陽城黃色的城垣內, 建筑物頂部覆蓋的板、筒瓦色調深重, 獸首、蓮花紋瓦當展現出威嚴與宗教氣氛。其間白灰朱紅涂墻, 又在威嚴與神秘氣氛中展現了活潑和世俗。
                關鍵詞: 瓦; 瓦當; 夯土; 獸首紋; 蓮花紋
                學術界對于古都的研究, 著力點可謂多矣, 城市的建制、交通、經濟、管理、市民生活等許多方面都受到關注, 但是, 那些已經消失的都市, 當它們繁華生存的時候, 他們的相貌究竟是怎樣的? 對此卻少有研討。北魏都城洛陽就是這樣, 對北魏洛陽城的研究已經很多[ 1], 但是這座曾經是地球上最繁華的都市之一,我們不知道它的相貌怎樣。我們從5洛陽伽藍記6的字里行間, 無數次領略陽衒之著力形容的洛陽城建筑物的龐大、高聳與華麗, 包括城墻、宮殿、佛寺、豪華宅第, 但是這一切都包裹在歷史的厚重幕布之中, 難以窺見它們的外貌色調。
                筆者以為, 一座城市的建筑色調決定于所用建筑材料。幸運的是, 考古學者在對洛陽城發掘研究中,揭示了洛陽城的墻體建筑材料, 建筑物的覆頂材料,以及裝飾材料, 憑借這些, 依稀可以窺探北魏洛陽城的綽約風姿。
                一、北魏洛陽城建筑的覆頂材料: 瓦與瓦當
                (一)先秦至北魏洛陽城瓦、瓦當的變化情況瓦和瓦當構成中國傳統建筑的特色之一。瓦分筒瓦、板瓦兩種, 筒瓦弧度大, 板瓦弧度小而較平, 筒瓦、板瓦縱列間隔著鋪蓋建筑物頂部, 于是造成了縱列高低錯落有致的景觀。瓦當為鋪蓋至房檐的那一行列的筒瓦的瓦頭, 具有美化屋檐的裝飾功效, 因此是屋頂之上頗為醒目的一道風景線。
                根據洛陽地區的考古資料可知, 西周以后漫長的歷史時期內, 以北魏洛陽時代為斷, 瓦、瓦當的圖案與顏色都發生了比較大的變化。大致來說, 戰國到魏晉一脈相承, 至北魏, 在圖紋和顏色兩個方面都發生變化。洛陽出土瓦片的最早時間是東周, 為灰色調的繩紋面手捏痕里板瓦, 此后直到魏晉, 繩紋面瓦最為常見。至北魏洛陽時代, 先秦以來使用最廣的繩紋面瓦基本消失, 北魏洛陽城使用的瓦有黑釉光面布紋里, 兩面皆黑光面瓦, 以及蓮花紋瓦, 等等。
                同樣, 瓦當的變化也很顯著。洛陽城發現的漢晉瓦當以不凸起的卷云紋最為常見, 另有文字瓦當。卷云紋瓦當以圓當中心凸圓乳釘周圍飾四朵蘑菇狀云紋為主題內容, 此類瓦當遍布漢晉洛陽城內及西、南、東郊。文字瓦當的當面圖案以文字為主題, 漢晉洛陽城內中南部出土, 有這長樂未央0和這富貴萬歲0圓瓦當。至北魏洛陽時代, 以上兩種類型的瓦當消失, 陡變為凸起的獸首紋與蓮花紋兩大類, 在一些城區還發現有蓮花化生、忍冬紋兩種瓦當。獸首紋瓦當的當面紋飾是在圓當內飾一獸首狀, 制造情況是泥質灰陶,火候稍高, 瓦面黑亮, 邊輪寬平, 當面獸首狀凸起紋飾略高于邊輪平面。蓮花紋瓦當的當面皆為一朵蓮花圖案, 考古發現有多種款型。蓮花化生瓦當為蓮花花瓣當中有一佛像, 蓮花化生瓦當與忍冬紋瓦當一樣,現只發現于永寧寺。北魏洛陽城瓦當以蓮花紋最為常見。
                總結以上所述, 北魏洛陽時代洛陽城建筑使用的瓦和瓦當在色澤和圖紋上都呈現出新的景象。與先前灰色基調相比, 北魏洛陽城的瓦與瓦當有黑亮色和褐色, 開始有類似釉質的表面, 色澤變的光亮、深重。
                同時, 獸首紋瓦當增加了威嚴肅殺之氣, 而蓮花紋瓦和瓦當的普遍使用所呈現的無疑為佛教氛圍, 這尤其是全新的景象。
                (二)北魏洛陽城瓦、瓦當的分布情況了解不同類型瓦、瓦當的使用區域, 可以更具體地了解洛陽城建筑色調。先看瓦的分布情況:
                內城西北部。洛陽內城西北角為三宮相連而成的金墉城。五十年代對洛陽故城的第一次考古, 在阿斗城(閻文儒先生認為即金墉城)出土近似琉璃釉的筒瓦。[ 2] 1995年、1997年對金墉城區北魏遷都后增筑的兩座城的發掘均發現素面布紋里板瓦、筒瓦, 黑光面布紋里筒瓦片, 兩面皆黑光面板瓦。[ 3]
                內城東部。1984年對洛陽故城城垣試掘, 在東墻中段發現黑釉光面布紋里板瓦、筒瓦。[ 4]建春門為內城東垣北數第一門, 1985年冬發掘建春門遺址, 發現建春門遺物以青灰色素面磨光板瓦、筒瓦為大宗。[ 5]
                宮城以南的永寧寺。永寧寺位于宮城以南, 距離皇宮很近, 登永寧寺塔可俯視皇宮。1994年對永寧寺西門發掘, 發現大量素面板瓦、筒瓦。[ 6]
                宮城以南的內城官府區。1963年秋天, 在宮城以南的內城一號房發掘出土三種瓦。一為花頭板瓦, 瓦頭一種捏成花卉, 一種呈鋸齒狀。瓦呈深褐色, 略有光澤, 質密堅實。瓦面經過削磨, 加上陶衣, 近瓦頭處涂一條寬2厘米的朱色帶紋。瓦長49. 5厘米, 寬33厘米, 厚2. 5厘米, 重約12公斤。二為素面布紋里筒瓦, 瓦面經過刮磨, 表面光滑瑩潤, 發釉黑色光澤。
                長49. 5厘米, 徑13厘米, 厚2. 3厘米, 瓦唇長5厘米, 重約8公斤。三為小型蓮花紋筒瓦, 徑10. 7厘米, 厚2厘米。[ 7]
                洛河以南的南郊靈臺。1974- 1975年南郊靈臺發掘發現, 北魏汝南王元悅在靈臺遺址上建造佛圖使用了黝黑粗大的花頭板瓦。[ 8]
                外郭城東部。1989年對外郭城東城垣試掘發現光面布紋里瓦片。[ 9]
                再看瓦當的類型和分布情況。根據錢國祥先生研究, 瓦面黑亮的獸面紋瓦當在宮城內太極殿遺址, 內城一號房遺址以及永寧寺都有發現。這些地點都是重要建筑物的所在地。太極殿為宮城最高級別建筑, 一號房位置在宮城南正門閶闔門南御道東側, 西距銅駝街不到200米, 北距宮城約1. 5公里, 正是官署府廟所在地。根據5洛陽伽藍記6記事的方位順序推測, 可能是宗正寺或太廟建筑的一部分。從太極殿以及各官署建筑的時間推測, 獸面紋瓦當屬于洛陽時代的早、中期。一號房出土的獸面紋瓦當的直徑是15. 6厘米,厚1. 6厘米。
                第二大類為蓮花紋瓦當, 當面主題皆由一朵蓮花圖案組成, 考古發現蓮花紋有五種款型, 其分布地點和使用時間大致如下:
                第一型, 五瓣肥碩寬雙瓣寶裝蓮花瓦當, 發現于內城東墻建春門遺址。泥質灰陶, 火候略高, 瓦面黑亮。當心為一徑2. 5厘米的凸起圓乳釘, 周邊飾有一圈聯珠紋, 似花蕊狀。從建春門建造的時間可知這型瓦當的使用時間為洛陽時代早期。
                第二型, 六瓣寬雙瓣寶裝蓮花瓦當, 發現于洛陽西部外郭城大市附近;ò曷詾榉蚀T, 線條圓潤舒暢, 圖案自然大方。紋飾中心凸起圓乳釘2- 2. 3厘米, 周圍飾有一周由小圓點組成的點綴環帶, 形成花蕊狀。
                第三型, 七瓣寬雙瓣寶裝蓮花瓦當, 發現于洛陽西部外郭城大市附近。泥質灰陶, 火候一般。
                這第二、三型的六瓣、七瓣寶裝蓮花紋瓦當主要發現于大市附近, 在一號房遺址也發現了略大的同類瓦當。當心凸起的圓乳釘紋飾所表示的花蕊圖案顯示這兩類瓦當仍屬于早期蓮花瓦當。從大市以及一號房的建造時間看, 六瓣、七瓣瓦當的使用時間為洛陽時代早、中期。
                第四型, 八瓣寬單瓣蓮花瓦當, 發現于洛陽西外郭城大市附近、永寧寺西門遺址以及一號房遺址。泥質灰陶, 火候稍高。八瓣蓮花紋瓦當時代屬于洛陽中晚期, 除了花瓣的變化外, 典型的變化特征為當心由乳釘變化為蓮蓬狀。
                第五型, 多瓣窄單瓣蓮花瓦當, 發現于洛陽西部外郭城大市附近。泥質灰陶或淺灰陶, 火候一般;ò暧惺绞䝼。當心為七個蓮子狀小凸點組成的蓮蓬圖案。這種類型的蓮花瓦當的使用時間為北魏末至北周末。
                除了以上所提到的分布地區外, 在阿斗城、洛河以南地區也都發現有蓮花紋瓦當。蓮花瓦當的直徑大都在10厘米以上, 大約在13、14、15厘米左右。
                錢國祥先生總結北魏洛陽時代四十年間蓮花瓦當的變化歷程為: 早期為寶裝蓮花式, 晚期為單瓣蓮花式; 當心由漢晉傳統的凸起的圓乳丁狀花蕊演變為較平的蓮蓬狀; 當面蓮花花瓣由雙瓣變為單瓣; 花瓣形狀由肥碩向窄尖發展; 花瓣越來越多; 蓮花圖案線條由繁縟趨于簡化。[ 10]
                還有錢國祥先生沒有提到的兩種瓦當, 一是永寧寺西垣出土的蓮花化生瓦當, 根據看到的圖片資料,永寧寺蓮花化生瓦當色調為褐色; 二是永寧寺塔基遺址出土的忍冬花瓦當。
                綜上所述, 北魏洛陽城各類瓦和瓦當的使用分布情況為, 第一, 作為北魏離宮性質的金墉城區域, 這一區域的宮殿屋頂鋪瓦有素面布紋里板、筒瓦, 黑光面布紋里筒瓦, 兩面皆黑光面板瓦。根據阿斗城出土的蓮花紋瓦當以及金墉城的建筑時間來看, 金墉城使用的瓦當當以早期蓮花紋瓦當為大宗。第二, 宮城以及皇城的官署府廟區。太極殿出土有獸面紋瓦當; 一號房使用瓦當類型較多, 除了象征威嚴與高貴的獸面紋瓦當外, 也有大量六瓣蓮花紋瓦當以及七、八瓣蓮花紋瓦當。太極殿屋頂鋪瓦尚不知, 而一號房屋頂鋪瓦已經比較清楚。這座建筑屋頂鋪大型深褐色花頭板瓦、釉黑色素面布紋里筒瓦, 以及蓮花紋、獸面紋筒瓦。一號房的屋頂顏色為深褐或黑色。結合金墉城覆頂以深色為主的情況, 推測這一區域建筑物頂部以深色為主調。第三, 建春門附近的內城城區, 以青灰色素面磨光板瓦、筒瓦為主要材料, 另有黑釉光面布紋里板、筒瓦, 瓦當則有黑亮的五瓣蓮花紋瓦當。第四, 在大市那樣的生活區, 瓦當以蓮花紋瓦當為主。第五, 在一些特殊地區瓦與瓦當的使用頗有特色, 如永寧寺除了蓮花紋瓦當外, 還有獸面瓦當, 反映了永寧寺作為國家寺院的地位, 而蓮花化生與忍冬紋兩種獨特的瓦當也反映了永寧寺特殊的宗教意義。在城南漢魏靈臺遺址上, 汝南王建造的浮圖使用深褐色的花頭大瓦。雖然各有不同, 但總的說來, 光亮的黑、褐色調, 獸面與蓮花的圖紋, 確實為北魏洛陽城的建筑特色。
                二、洛陽城墻體建筑與裝飾材料
                順著由城外向城內的視線來看, 夯土筑成的外郭城和內城城垣保留著自然的色調。根據考古資料可知, 內城城門具有特別的裝飾。首先是城門兩側應該以磚來包砌夯土, 這是兩漢以來的傳統, 北魏不例外。
                其次是門洞內部的彩色裝飾。以建春門門洞為例, 門洞內壁粉飾白灰膏, 白灰墻皮上有紅彩繪成的線條圖案。值得注意的是宮城城墻的外表。宮城城墻的外表是否與外郭城和內城城垣一樣為裸露的夯土呢? 從有關材料看, 宮城城墻是很講究的。5洛陽伽藍記6卷一這永寧寺0: 這寺院墻皆施短椽, 以瓦覆之, 若今宮墻也。0永寧寺西墻、西門發掘顯示, 圍墻上皆施短椽,覆以瓦。至于墻體表面的裝飾, 考古發現內外墻體表面有厚達0. 5厘米的白灰墻皮, 白灰表面局部施以暗紅色彩繪。那么, 宮城城墻的裝飾應該就是這個樣子: 施短椽, 以瓦覆之, 墻體內外表面為白灰墻皮, 局部施以暗紅色彩繪。
                洛陽城宮殿墻體同樣為黃土夯筑而成, 而且皆粉刷白灰墻皮, 有的白灰墻皮外再刷朱色, 如一號房墻壁粉刷白灰三層, 外層再涂朱紅。
                重要建筑墻體內側有磚砌面。仍以一號房為例,在一號房東墻、北墻的內側, 發現灰褐色素面磚和繩紋磚兩種。素面磚長26厘米, 寬13厘米, 厚6厘米,繩紋面磚長28. 6厘米, 寬15厘米, 厚6厘米。根據出土位置推測, 至少在內墻體的下部, 在夯土之外砌磚。
                類似一號房這樣的重要建筑物的內墻體上部裝飾有獸面雕塑磚。一號房的兩塊獸面雕塑磚分別發現于南墻內側東西兩頭磚瓦堆中。為褐色, 磚面為雕塑的獸面, 神態兇猛, 瞪眼豎耳, 張口獠牙, 可能是穿釘附貼于檐下墻頭的貼磚。這兩塊獸面磚應該兼具威嚴與裝飾兩種意義。完全可以推測, 在宮殿、官署等重要建筑房屋的房檐下面, 普遍貼著這種獸面雕塑磚。
                三、北魏洛陽城建筑色調試想
                現在, 根據我們所了解到的洛陽城建筑裝飾材料的使用分布情況, 試想一下洛陽城建筑色調:
                洛陽外郭城、內城城墻為夯土筑成的黃色墻體;宮城城墻上施短椽, 覆以瓦, 白灰粉飾內外壁并以朱彩繪飾。
                洛陽城門應該是洛陽城的制高點, 5洛陽伽藍記6這序0記大夏門曰: 這 宣武帝造三層樓, 去地二十丈。0子注曰: 這洛陽城門樓皆兩重, 去地百尺, 惟大夏門甍棟干云。0大夏門洞之上有三層樓, 去地二十丈; 其它城門門洞之上兩層樓, 去地百尺為十丈。根據洛陽城建筑這飛檐反宇0的形制, 可以想象洛陽城門樓高巍峨、反翅欲飛的姿態。城門兩側以磚包砌夯土, 門洞內壁粉飾白灰膏, 白灰墻皮上紅彩繪成線條的圖案。
                在宮城及其外圍的官署府廟區, 建筑以黑色或深褐色的板、筒瓦鋪頂, 屋檐裝飾黑亮的獸面紋瓦當或蓮花紋瓦當。在皇城西北部的金墉城, 也很可能是黑色瓦頂之下裝飾蓮花紋瓦當甚至黑亮的獸面紋瓦當。在皇城東部, 有青灰色素面磨光板、筒瓦以及黑釉光面布紋里板、筒瓦鋪頂, 屋檐裝飾以黑亮的肥碩五瓣寶裝蓮花紋瓦當。在皇城西部大市附近, 甚至包括東南西北的整個洛陽城里坊間, 六瓣到十二瓣的蓮花紋瓦當裝飾著各種建筑的屋檐。在永寧寺的某些房舍, 獸面紋瓦當代表永寧寺作為國家寺院的崇高政治地位, 蓮花化生與忍冬紋瓦當則裝點出濃烈莊嚴的佛教氣氛。
                將考古資料反映的部分墻體的粉刷形式推廣至洛陽全城, 可以說, 在經濟能力許可的前提下, 宮殿、官署、寺院、富人住宅的墻壁普遍裝飾的基本色彩為粉白與朱紅, 部分墻體有灰褐色素面磚和繩紋磚砌在表面, 而重要建筑物的墻體上方兩側且鑲嵌著代表威嚴的褐色獸面雕塑磚。
                當然, 我們也不能忘掉中國古代傳統建筑屋脊兩端的裝飾物) ) ) 鴟尾。根據一號房出土的資料得知,一號房屋脊兩端的鴟尾為灰褐色, 形體較大, 尾部呈扇形。這應當是洛陽城重要建筑屋頂的通常裝飾。
                我們還可以更加切近地想象洛陽城宮殿、宅第乃至城門的姿容。5洛陽伽藍記6卷三這高陽王寺0: 這高陽王寺, 高陽王雍之宅也。在津陽門外三里御道西。
                雍為爾朱榮所害也, 舍宅以為寺。0 子注曰: 這正光中,雍為丞相, 給羽葆鼓吹、虎賁班劍百人, 貴極人臣, 富兼山海。居止第宅, 匹于帝宮。白壁丹楹, 窈窕連亙,飛檐反宇, 轇轕周通。0楹為古代建筑中堂屋前部的柱子。周祖謨先生注這窈窕連亙0為: 這窈窕言其深, 連亙言其長0, 范祥雍先生注這飛檐反宇0引5文選6二張衡5西京賦6云: 這反宇業業, 飛檐獻獻0, 又引薛綜注:
                這凡屋宇皆垂下向而好, 大屋飛邊頭瓦皆更微使反上,其形業業然, 檐板承落也。0周祖謨先生也引張衡賦,但解釋比較簡潔: 這反宇謂屋邊瓦向上高出也。0周祖謨先生注這轇轕0為這縱橫交錯0。根據以上我們可以綜合形容一下高陽王第宅: 白粉墻壁, 堂屋前紅色柱子, 宅第深深, 縱橫交錯而相連通, 屋檐反向上飛起。
                據此推測, 洛陽城宮殿區、官署建筑、諸王子住宅區、大臣住宅區等基本是如此的模式。另如洛陽大市周圍的工商業者住宅區, 5洛陽伽藍記6卷四這法云寺0條下記載大市周圍十個工商業者集中區的建筑為這千金比屋, 層樓對出, 重門啟扇, 閣道交通, 迭相臨望0,由此可以想象洛陽富裕工商業者住宅的豐姿也不遜色, 與這白壁丹楹, 窈窕連亙, 飛檐反宇, 轇轕周通0的第宅模式應該是相似的。
                還有一類建筑即寺院, 因為其中既有世俗模式的殿堂, 又有宗教性質的高聳佛塔, 因而兼具世俗與宗教建筑風格的寺院是洛陽城里獨特的風景。北魏洛陽時代的城市特色景象之一便是到處矗立著巍峨、莊嚴的佛寺建筑, 代表著北魏洛陽時代的佛教具有非常巨大的思想影響。
                綜述北魏洛陽城的建筑色調: 黃土夯筑的三重城垣分別包圍京師、皇城和宮城; 居民區和寺院所在的里坊嚴密包圍于夯筑土垣之內; 十三座城門樓巍峨高聳; 磚砌城門外兩側; 寬敞門洞內壁白灰粉飾, 朱彩繪飾; 宮城城垣有白粉、朱彩、青磚粉飾裝砌墻壁, 而上施短椽覆瓦; 在洛陽城上空, 黑或褐色為主色的素面或蓮花紋面板、筒瓦覆蓋建筑物頂, 同樣主色的獸面紋或蓮花紋瓦當在殿堂屋宇前沿排成一線, 殿堂這飛檐反宇0, 屋脊之上碩大的鴟尾分據兩端; 屋檐之下, 建筑物墻體粉白而朱紅繪飾, 部分墻體有灰褐色素面磚或繩紋磚砌面, 而重要建筑物的墻體上方兩側鑲嵌褐色獸面雕塑磚; 殿堂第宅內部則白壁丹楹, 院落幽深, 房屋交錯; 而寺院在如此殿堂之中另有佛塔高聳。以上就是我們在歷史資料中間窺探到的北魏洛陽城的色調!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關于川西部民族地區建筑設計節能防寒技術研究

              相關文章

              Powered by 建筑論文發表 © JZLunWen Inc.
              Copyright © http://www.naombakazi.com 建筑論文發表網 版權所有

              在線客服
              中文字幕日韩一区二区三区不卡_宝贝扒开下面自慰给我看_xxxx日本丰满hd_日本丰满大屁股ass